1. | 加入收藏
  2. |设为首页
  3. 返回总站

      留得清气满乾坤—曹明冉的花鸟画艺术

      分享到:
      2012-05-19 12:01:39
        作者:乌力吉

          在中国绘画发展史上,花鸟画曾经出现过几次重要的变革。宋代达到一个高峰,元明为之一变,明末清初达到又一个高峰,晚清民初再为之一变,每一次变化无不受影响于当时的文化情境之变,同时也体现了每一代有创造性的艺术家通过笔墨对文化情境的重构以及对人生体验的把握。

          中国当代水墨画正处在这样的一种多变的文化情境之中,出现了多元化的发展趋势。我们不能不警惕本来应当作为中国文化精神载体的中国画也正在被一种浮泛的热闹之潮所淹没,至少?它遭受着严峻的挑战。在这种潮流面前,画家曹明冉并不是从观念与形式切入当下,而是从具体的生命体验中、从生活的边缘领悟到了生存的紧迫问题,从个人?体验之中引申出真正进入到精神层面的思想,在对个人体验的超越中直面现实与精神的危机。

          每个人用心去感悟自然物象的收获都应是独一无二的。对于画家来说,必须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创作心态,这种心态要清、要静、更要忍受寂寞。曹明冉以开放的胸怀和真诚的艺术态度去感悟自然,这样会更贴近中国画创作所需的幽静和超脱。在他的作品中物象本身是非常平凡,但是一把自己的意念、想法和情感等主观因素渗透到牡丹或水仙等物象之中的时候,所有的物象都会在画面中构成一种意象,这一意象是艺术家创造的境界,而这样的画面才是非常动人,非常耐人寻味的。因为在这个最普遍的物象里有艺术家自己的主观情感世界,心灵的感动可以唤起共鸣,所以他的画总是带来祥和、明快、健康、愉悦的气氛,并生机勃勃充满希望。他说:“艺术的使命就是要与人为善、激人向上。”因此,他在他的画里看不到残荷败柳的冷落,也没有枯枝破叶的疏寒,而是始终让人感受到美好的生活和生活的美好,其中无不透露出艺术家对时代的感悟与对生活的热爱。他也是一位有责任心的艺术家,因为他始终追求的是如何将一种文化所包含的基本人生态度与精神情操转化成一种绘画语言,他不愿留在绘画表面形态的探索中。

          牡丹是我国特产花卉,素有“花中之王”之称和“国色天香”之誉。自古也有“画牡丹最易近俗”之说,如何在这“易俗”的边缘透脱,这真是给选择这一题材的艺术家出了一个大难题,而曹明冉恰恰选择了这一难题,这种对自我挑战也体现出艺术家的智慧与敏锐。优秀的艺术家应该能够使自己始终置身于探索与发现的鲜活状态之中,这是最重要的。在创作中,画家尽力发挥水墨痛快淋漓的特性,强调了中国画特有的写意性与其语言的丰富性,同时又合理吸收西方绘画的写实手段,这又尽可能地表现牡丹形象的具体与刻画的深刻性,曹明冉是把这些要素巧妙地整合在一起,更显示出了作者非同一般的绘画能力。他的牡丹画尺寸都很大,每一朵牡丹都超出了真花的大小,如此巨幅的牡丹在画面上是很难构造起来的,显然曹明冉成功地解决了这一问题。他画面中的牡丹阔而不散、大而不懈,构图呼应连贯,设色浓丽厚重,相互关联的类似色在画面中重重使用,使画面的色彩关系既丰富又协调。最近的一些花卉作品画面更加清新秀丽,给人一种典雅的感觉。《玉堂富贵图》等作品在刷有金粉的底子上画红色的花朵与白色的孔雀,同时杂以绿叶,虽然色彩之间的对比响亮,但并不浓艳,金色画底衬出红花与白孔雀,整个画面顿时洋溢出圣洁富贵的气息。其线的不同形态以及红色的重复使用形成一种韵律感,如荷花上的叶子、枝干和墨线形成整体的节奏和韵律感。他所画的仙鹤、孔雀等都有这种富贵气,设色浓郁,并勾勒金边,增加了画面的装饰性,用一点绿颜色来衬托紫色,底下配几株水仙,搭配起来色彩丰富可人。有时整幅画面都晕染为红色基调,而在这里把绿叶也要处理成红色,这很难,很少有人这么画,无疑他的实验是成功的。他非常注重画面空白构成,运用这种兼工带写的画法融入水墨衬托勾线,并结合晕染的方式,就是古人说的虚染的方式,白描配虚染,这些技法结合起来增强了画面的表现力。

          曹明冉的写生和创作从不起稿,通常在明确立意之后就大笔挥洒,并逐笔生发,一气呵成,看来他胸有成竹,举重若轻。在创作中非常注重运用笔的轻重、缓急、顿挫、转折等笔法,并结合运墨的浓淡、干湿、积破等墨法,随心所欲,?轻松自如地调配着花卉的主次、大小、简繁、虚实,将这些辨证的传统方法与个人情感倾诉相契合,在层层融会的构成轨迹中自然生发。他经常把牡丹人格化,如作品《笔墨点醒牡丹魂》中牡丹寓意少女,这也是中国人的一种意象方式,即石涛所说的“对景不对山,对山不对景,山之古貌如冬,其境界如春……”这正是作者对物景的主观感受,画家正是借物象来演绎这一感受,而牡丹在作者笔下正是未成熟的少女的感觉,并不是牡丹本身,是在借牡丹画出了少女的感觉。首先在表现手法上,构图中花卉与枝叶的取势有如少女的姿态,花卉与枝叶的设色不是一般的红花绿叶,而是处理成极富于少女寓意的玫瑰红颜色,?因此寓含明确的指向性,再加上画面整体干净,叶子设色清雅,这些因素共同造出一种少女的意象。作品《长梦富贵画里看》的画面非常注意主次、虚实,其构图、取势、花朵之间的呼应关系等都?赋予了一种人的灵性,如几个花朵聚在一起,相互之间都有呼应关系,好像在窃窃私语,有的在磨鬓密语,有的在回头展望,有的在左顾右盼,活灵活现,宛若神仙。

          要画好中国画就必须具备深厚的传统功力,独特的生活体验和国学基础,更要有一种虚静雅致的精神追求。这种境界和状态是艺术家修养与品位的体现。曹明冉抓住了“笔墨”与“生活”这两个关键,使他的画在重视法度时没有落入“俗格”的套路之中,并能体悟出笔墨本身所体现的文化精神,也使他在对待现实时没有随波逐流,而是对自己的生活做更深的理解和发掘。他用极通俗的题材来作为艺术的载体,紧紧抓住了“笔墨”这一语言体系,深入到“体悟”这一文化中特有的认识境界中,使身心笔墨渐入虚怀之境,进而达到了“以法见道,由道生法”和“物我两忘,心手合一”的超然境界。他追求一种纯正、高洁、质朴的心态,是没有世俗杂尘污染的“只留清气满乾坤”的境地,这与现在大部分艺术家所追求的“有为”的目的和“话不惊人誓不休”的心态形成鲜明的对照。因此通过墨色的对比、过渡与交融,精妙地去构筑笔墨、造型与意境的和谐统一所共同营造出的悠然怡淡、空灵典雅,极富东方神韵的画中境界。

          生活是艺术创作的唯一源泉,?但是能做到爱得深、融得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生长在牡丹之乡曹州的曹明冉把自己的深情和生命都倾注于家乡的牡丹,他在六年当中写生千幅,这为后来的创作打下坚实的基础。他是一个保持着平民心态与平民意识的艺术家,在自己的作品中追求平民意识与人文精神完美结合的审美意象,因而作品能够率真、朴实,没有矫揉造作,不追随潮流,而是在淡漠的心境下体验自我。由于他的作品反映出他对生活充满诗意的体验,这使得其绘画语言具有了多方面的属性,除了民族的、文化的、历史的属性之外,还有个性的、情感的、情绪的表现,从而在花鸟画艺术的表现手法上开创了属于自己的道路,这其实就是在用笔墨对文化情境的重构和对个人生命体验的把握。这些无疑对当代中国花鸟画的创新提供了一种新的范式。相信画家将来会在其单纯的画面上透露出更多深层意义的探寻。

          2006年3月18日
      Processed in 0.066(s)?? 2 queries clearcache
      update:34092
      memory 3.226(mb)